市級法學會:   西安   寶雞   咸陽   銅川   渭南   延安   榆林   漢中   安康   商洛   楊凌   韓城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展示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案例一:朱某某等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盜竊案


朱某某等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盜竊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0月初,被告人朱某、鄭某預謀通過支付寶實施盜竊。方法是先批量獲取電信用戶手機號碼,然后利用支付寶平臺查詢系統篩選出開通支付寶賬戶的電信手機號碼。用篩選出的手機號碼登陸電信網上營業廳,將用戶的短信攔截功能激活,設置攔截支付寶、銀行客服發送的短信。隨后登陸支付寶平臺,輸入已經激活短信攔截功能的手機號碼,點擊“忘記登陸密碼”,支付寶系統便會將更改賬戶密碼的驗證碼以短信方式發送給用戶。利用攔截到的短信獲得更改支付寶賬戶密碼的驗證碼,對支付寶賬戶密碼進行篡改,進而直接將支付寶賬戶和關聯的銀行卡內的存款轉入其準備好的銀行賬戶或利用支付寶賬戶買賣游戲點卡實施盜竊。

    2013年10月7日晚,朱某、鄭某在海南省某市鄭某家中,通過淘寶網聯系到被告人李某,要求購買陜西電信用戶的手機號碼及對應的陜西電信網上營業廳登陸密碼。李某先將從淘寶網一賣家處獲取的十個手機號碼及密碼發給朱某,朱某、鄭某用上述方法進行操作,分兩次盜取了被害人魏某支付寶賬戶人民幣39950元。10月8日二人前往海口市,當晚通過網絡再次聯系李某,李某通過淘寶網以3500元購買一萬個陜西電信用戶手機號碼和密碼,以4000元賣給朱某、鄭某。二人購買多個網卡,在海口多家酒店內開始實施盜竊。10月11日,被告人陳某加入該犯罪團伙,制作了按鍵精靈程序,用以篩選手機號碼,共同實施盜竊。10月12日左右,鄭某通過電話將盜竊方法教給被告人吳某,并給其發了數百個手機號碼及密碼。吳某又伙同被告人楊某在海南省儋州市多家網吧及楊某所經營的花店內利用電腦實施盜竊。10月15日,朱某、鄭某、陳某離開海口市。10月22日至26日,朱某與陳某二人又在海口市繼續做案。

    經統計,朱某、鄭某、陳某、吳某、楊某在2013年10月7日至10月26日期間,共盜取余某等被害人賬戶內人民幣238228.71元。其中,鄭某、朱某、陳某參與盜竊數額分別為人民幣198184.71元、234341.48元、149761.48元,吳某、楊某盜竊數額為人民幣3887.23元。所獲贓款被五名被告人全部揮霍。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朱某、鄭某、陳某、吳某、楊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網絡盜竊他人賬戶錢款。其中,朱某盜竊人民幣234341.48元,鄭某盜竊人民幣198184.71元,陳某盜竊人民幣149761.48元,數額巨大,吳某、楊某盜竊人民幣3887.23元,數額較大,其行為均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之規定,構成盜竊罪。被告人李某非法獲取一萬個公民手機信息,出售給他人,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構成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鑒于各被告人能夠當庭認罪,且吳某、陳某協助抓獲同案犯,有立功表現,依法從輕處罰。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之規定,判決:1、被告人朱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又五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5萬元。2、被告人鄭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又十一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3、被告人陳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5萬元。4、被告人吳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又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5、被告人楊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又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6、被告人李某犯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7、未追回之贓款繼續追繳。8、被告人李某退繳之非法所得4000元依法上繳國庫。


    
(案例推薦單位: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專家點評】


    
本案是全國首例通過非法獲取用戶手機號碼及網上營業廳密碼,利用支付寶平臺實施盜竊的案件。在短短19天內,5名被告人利用支付寶網絡,共盜取59名被害人賬戶內人民幣23萬余元。本案的偵破和審理,在全國范圍內受到了廣泛關注。作為互聯網時代的新類型盜竊案件,本案中盜竊犯罪與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相交織,由于犯罪行為主要發生在網絡空間,作案手法具有明顯的隱蔽性、技術性,大量證據表現為電磁信息的形式,犯罪地具有一定的“跨時空”特點,即行為地主要在海南,而結果發生地亦即被害人所在地主要在陜西,且被害人人數較多。因此,本案的辦理極具挑戰性,在案件的管轄、證據的收集和運用以及法律的理解和適用上,都存在諸多疑難和困惑。辦案機關在嚴格遵守罪刑法定原則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與時俱進地適用法律,實現了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的有機統一。本案在二審期間,西安中院通過網絡視頻同步直播庭審過程;二審判決后,主審法官還專門寫下判后寄語,對以“八零后”為主體的被告人進行了告誡,并對使用網絡支付的用戶提出了防范犯罪的建議,通過這些做法充分實現了法庭審理的普法和教育功能。本案的成功辦理,對促進網絡侵犯財產犯罪的依法懲治、加強信息化時代公民財產及個人信息的保護起到了積極作用。


    
(點評人:西北政法大學刑事法學院院長  馮衛國教授)

   

              
极速十一选五是那里的